彦知

感觉爱了你好久,叶修

【喻叶】(一发练手)

第一次遇见叶修,是在蓝雨赛场的走廊里。第一眼见到传说中的神,入目的是烟雾缭绕中那抹漫不经心与慵懒。
喻文州看到他转过放空视线,眼底闪过一丝精光,“哟,手残。”“前辈好。”喻文州微笑,保持着蓝雨队长万年不变的风度。“比赛好好打”叶修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,转身掐了烟走回了嘉世休息室。 比赛结束了,6:4嘉世险胜。喻文州总结了一下比赛,尽职尽责的鼓舞了一下士气,出了赛场就看到了在门口蹲守的嘉世队长。
听到开门声,叶修转头,静静地盯着喻文州,直到喻文州考虑要不要说声恭喜时,他开口:“哟,少年郎,我正缺个炮友,看你骨骼清奇,这个机会就交给你了。”
喻文州现在也没明白那晚的自己是怎样的心态,居然在听后失了长久以往的冷静,没有思索,没有顾虑,只是紧紧的抓住眼前的人上了车子,冲进了宾馆。
当把叶修按在冰冷的门上时,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失常,“前辈这是笃定了我暗恋你?”叶修偏头似是打量了他一眼,又挂上了嘲讽的笑,“你只说做还是不做”。 “做,作为少天的队长,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,前辈你说对吗。”喻文州温柔的吻上了叶修的唇,‘好凉',‘很想让人认真的去温暖。’喻文州这样想着,也这样做了。他辗转着堵住叶修低低的呜咽声,用舌尖一遍遍描绘着清薄的完美唇形。渐渐,两人都开始不满足于这样的浅尝辄止,不知是谁先开始的舌尖的碰触,那般温润,带着浅浅地啧啧声。喻文州不知疲倦的吮吸着,轻柔却坚定,满足的听着叶修的喘息不稳,带着甜腻的呻吟。很难想象,面前这个只因一个深吻就面色潮红诱人犯
罪的人,会是平常嘲讽全开的荣耀之神。
胸膛的挤压,呼吸的交缠,喻文州的手探进了叶修的衬衫,抚上了冰凉的肌肤。肩胛,蝴蝶骨,凹陷的脊椎……手掌下移,覆上手感饱满的禁地,轻轻揉捏。唇齿也早已分离,温润的舌划过耳后,不出意外的听到叶修压抑的喘息。强势的斗神此时只是沉浸在欲望的扁舟里,不能自己。心脏之一的喻队也丢了引以为豪的冷静,拥着的男人是多年的对手,是强大的前辈,更是自己在夜里辗转时思念的爱而不得。

评论

热度(2)